社区

我国碳交易市场发展基础及建议|龙志刚专栏

发布日期:2021-12-05 09:49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郭小壮 河南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河南交通运输战略发展研究院

  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以下简称碳市场)是应对气候变化重要的市场手段之一。相较于强制性或者计划性减排措施,碳市场机制具有“双向调节作用”,既可以避免运动式减碳,还可以利用市场在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激发减排主体绿色转型发展的内生动力。《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等一系列重要文件均要求加快完善碳交易市场,从而实现政府与市场双轮驱动、两手发力的良好减碳局面。

  碳市场最早源于排放权交易市场,在国外经过严谨的理论铺垫和丰富的实践发展,在温室气体控排减排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实际上,碳排放问题和其他环境污染物排放问题类似,均由公地悲剧和外部性引起。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很多人把碳排放归于环境污染物,实际上二氧化碳并不是环境污染物。从经济学理论出发,理性的自然人为了达到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目的,会尽可能的消耗资源环境等公共物品,而产生的负外部性即对社会公众造成的损害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惩罚,市场价格无法真正反映企业生产环境成本,就会导致市场失灵。解决外部性有两种思路:一是以庇古税为代表的政策干预,即通过税收、补贴等方式将个人边际成本与社会边际成本相同。二是根据科斯定理,明确公共物品产权,通过市场机制解决负外部性问题。Dales在1968年在科斯的基础上,把公共产品产权的概念融入到环境污染治理,并提出了排放权交易的构想。随后诸多经济学家对排放权交易的市场政策设计进行了探讨和研究,为之后的排放权交易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1990年,美国出台了《清洁空气法案修正案》,其中构建的二氧化硫排放权交易制度是排放权交易首次市场实践,并取得了积极的减排效果。之后,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也相继开展了排放权交易实践。为应对温室气体超额排放导致的全球气温上升的问题,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参加国于1997年签订了《京都议定书》以量化发达国家减排任务目标,并提出了国际间碳排放减排额交易的构想。2005年,欧盟为了兑现其减排承诺,建立了迄今为止覆盖国家最多、纳入行业最广的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体系(EU-ETS)。此后,美国、韩国、新西兰相继建立了本国碳交易市场。经过多年发展,欧盟及其他发达国家的碳排放交易市场机制日趋完善,交易类型众多,法律法规齐全,已经成为二氧化碳减排最重要的市场力量。

  我国的碳交易实际上最早来源于《京都议定书》中的CDM碳抵消机制。在这一机制中,发展中国家利用发达国家的资金或者先进技术等开展温室气体减排项目开发与合作,所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经过核证之后用于发达国家二氧化碳排放履约。在此基础上,逐渐发展为自愿减排交易市场和碳排放权交易体系。2011年国家发改委以北京、上海、深圳、天津、重庆、湖北、广东七省市开展排放交易市场建设试点,福建碳交易中心于2016年底启动。2021年生态环境部发布《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在区域碳市场建设经验的基础上,全国碳交易市场以发电行业为突破口,已于7月16日正式上线启动,其他碳排放重点行业将分阶段纳入碳交易市场。

  根据上海能源环境交易所数据,截至11月25日,全国碳市场碳排放配额(CEA)累计成交量33.12百万吨,累计成交额14.23亿元。特别是近一个月,由于控排单位临近履约期,全国碳市场交易活跃度明显上升,参与交易的重点排放单位数量较上月增加65%,挂牌协议交易日总成交量较上月上涨31.86%,日平均交易量较上月上涨157%。总体来看,全国碳市场自启动以来,呈现出如下特征:首先是市场活跃度在逐步提升,但是市场总体活跃度依然处于一个低迷状态,参与市场交易的控排企业仅占纳入碳交易市场控排企业总数的6%左右。其次是交易价格较为稳定,无法凸显碳排放权的稀缺性。碳排放配额作为一种稀缺资源,应通过一定的机制,最终传导在价格上。

  此外,CCER自愿减排核证市场也有望加速落地。根据北京绿色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公告,8月初已经对全国温室气体自愿减排注册登记系统进行公开招标。从2015年自愿减排交易信息平台上线月CCER项目停止审批期间,共审定2856个项目,其中1047个备案,获得减排量备案项目有287个。

  当下碳市场活跃度不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各个控排企业的配额发放较高,不需要参与碳市场交易即可完成履约,这就导致碳市场整体流动性不高。核算是控排和交易的基础。实际上,不论是行政性办法,还是市场性办法,前提是把账算清楚,需有一套科学的核算分配体系。应加快完善碳配额核算分配体系,配额分配既可以体现单位产品的碳排放水平,又可以结合未来发展水平,体现碳排放权的稀缺性。

  目前,参与全国碳市场交易的只有火电行业约2000家控排企业,交易主体较少,无法有效激发市场活力。应进一步有序扩大纳入全国碳交易市场行业覆盖范围,优先选择历史数据基础良好、试点经验丰富的行业如钢铁、建材、石化等行业。对于其他行业,可在碳排放核算及配额分配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分批纳入。

  进一步丰富碳排放权交易衍生品。相较于国外碳市场,当前我国碳市场交易只是配额交易。国外碳交易市场不仅有配额交易,还有与碳排放相关的衍生品交易,且衍生品交易的规模远超配额交易规模,如欧盟碳市场的衍生品的交易规模大约为配额交易的10倍左右。应进一步丰富碳排放权交易衍生品,如碳期货、碳期权等,不仅激发了市场活性,还将金融机构与碳市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

  目前,我国碳交易市场暂未开放个人和机构通道,金融机构无法直接开立账户参与碳配额交易,其最主要的参与方式还是碳配额质押。包括最近中国人民银行推出的碳减排支持工具,本质上仍然为先向金融机构提供贷款,控排企业根据自身需要将配额抵押给金融机构获取贷款。应注重碳排放权的金融属性,积极引入符合一定条件的金融机构参与碳排放交易市场的建设,完善碳排放交易价格发现功能,并向控排企业传导,激发企业绿色低碳技术研发和应用的积极性。

  相较于欧美等发达国家,我国双碳目标时间短、任务重。如何处理好降碳与发展之间的关系显得尤为重要。现阶段推动减排,主要采取的是由上而下、层层分解减排任务目标的方式,市场机制在绿色低碳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还未完全体现。加快完善我国碳交易体系,通过发挥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引导相关资源达到最优配置,在交易机制形成的合理碳价最终向市场的主体——企业传导,真正做到节碳有收益,超排有成本,促使企业研发和应用新的绿色技术。对于控排企业而言,双碳战略是挑战更是机遇,应逐步加强自身碳资产管理能力和低碳体系建设,将碳约束变为碳动力。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位于上海市千年古镇七宝,建筑面积为14181平方米,是中国民族乐器制作规模最大的生产基地。企业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现有员工近千人,国家级中国乐器制作技师数占全国一半以上,历经50多年风雨,如今已是行业的领航者。旗下拥有三家控股子公司以及著名品牌“敦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