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球

兰台说史·吕宁思:我是马克思铁粉

发布日期:2022-05-05 23:16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我们这代人都是马克思迷。从记事起,我们就都很熟悉到处并列悬挂的四位异族名人肖像: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

  我们学习文化的年龄,是几乎只能学习红宝书和马恩列斯的时代。正好这些作品也都是才华横溢,并且充实着历史哲学和逻辑思辨的知识,说是思想启蒙的精神食粮绝不夸张。也可以说,我们与马克思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师生缘分。所以,为纪念马克思200周年诞辰,在凤凰网策划推出大型纪录片《盗火者》时,我很高兴应邀加入。在这部纪录片中,我作为主讲人,通过对话国内一流的史学学者,带大家走进马克思的成长环境,带大家了解马克思主义的前世今生,还有对当代世界和当代中国的重大影响。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这么多年过去,不管环境如何变化,我仍然是马克思的粉丝。不是由于少先队员情结,是因为恰恰在必须学习马克思的时候进入了人生思考季。从“批判的武器”到“武器的批判”,最后连马克思和马列主义本身也成了我们思考的对象。我们读《宣言》,也了解了蒲鲁东、巴枯宁和拉萨尔,我们学习《哥达纲领批判》,也要读一下《哥达纲领》,我们学习《反杜林论》,也要知道杜林先生的主张是什么,我们颂扬马克思的第一国际和列宁的第三国际,也很想了解出现了“修正主义”的第二国际,我们跟着十月革命的炮响奋斗,也在想为何波罗的海另一边的国度一直比俄国社会生产力更有效.我们从马克思那里学会了独立思辨。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文 革结束了,领导人变了,改革开放了,路线转向了,马克思主义大旗没有动遥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把中国的成就归功于马克思,“老祖宗”在天之灵一定会比当年把燕妮娶到手更加高兴。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在伦敦碰头起草《宣言》的时候,马克思和恩格斯还是29岁和27岁的酗子,他们在那个时候就把资本主义的特征描绘得精彩绝伦:一切固定的古老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创业,到处建立联系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今天也要感谢马克思:这位犹太律师家出生的穷学者,负债累累的媒体人,查出了资本主义体系的病灶,虽然开出的药方没有见效,但却令欧美国家统治阶层从《宣言》和《资本论》中发现了经济危机的根源、规律以及导致革命的危险,从而绞尽脑汁寻求去痛与改良:八小时工作制、社会保障体系、工党在国会的发言权、慈善事业现代资本主义从马克思那里获得的最重要的鞭策动力,就是批判精神:“资本主义还有生命力的原因,在于他们不限制,相反还在发展批判。假如在1929年恐慌时期,那些坚持前凯恩斯的经济学说的政党下令禁止一切异端的思想,资本主义早就完蛋了。”(《顾准文稿》360-361页)现今西方政治经济学界最为推崇的马克思经典,仍然是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内容。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到了21世纪,当网络市场扩张金融危机频发贫富差距加剧,当网购大亨把一批批店铺小老板变成快递小哥,当世界人口1%拥有82%的财富,马恩当年的鞭挞仿佛就针对今天: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灵光。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难怪东西方学者教授们纷纷把马克思的作品搬上大学课堂作为教科书,难怪全球各地都在为马克思庆生。许多人都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假如马克思活在今天,他会写些什么?牛津大学的Rupert Younger和加州伯克利大学的Frank Partnoy两位学者模仿并保留了74%《宣言》原文,发表了《行动党宣言》虽然这是两位自由市场经济的信奉者,但他们指出:“我们确实与生活在19世纪中叶的人们有类似感觉。在惨痛金融危机过后和急剧的社会变化中,社会普遍对金融资本主义感到厌恶。200年之后的今天,从天国俯瞰地球上这一切的马克思老师,您应该会感到快乐吧!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位于上海市千年古镇七宝,建筑面积为14181平方米,是中国民族乐器制作规模最大的生产基地。企业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现有员工近千人,国家级中国乐器制作技师数占全国一半以上,历经50多年风雨,如今已是行业的领航者。旗下拥有三家控股子公司以及著名品牌“敦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