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球

麻生辱凤凰记者背后:日政客对中国崛起普遍焦虑

发布日期:2022-05-05 14:51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3日的记者会上,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在回答凤凰卫视记者李淼关于亚投行问题的提问时,无故出言嘲讽,举止失礼。记者李淼自报家门,却被麻生回以莫名的爆笑;受辱的李淼克制情绪,冷静发问,将日本拒绝加入亚投行这一在野党普遍质疑的议题抛出时,麻生却开始批评中国,顾左右而言他。

  当笔者看到这篇新闻时,一看主角是麻生太郎,脑海中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果然又是他”。

  麻生太郎身为日本高官,在公共场合,无论是外交还是内政问题上胡言乱语已经是有历史的了。

  麻生出生于日本政治世家。曾祖父麻生太吉在明治年间经营煤矿起家,号称“煤矿大王”,最后封爵成为贵族院议员。父亲麻生太贺吉继承祖业,担任麻生商店、麻生矿山和麻生水泥等公司的社长,二战期间强征数万名朝鲜劳工进行生产,战后当选众议员。而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五次担任首相,是日本战后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之一。

  作为前首相吉田茂的外孙、前首相铃木善幸的女婿、天皇堂弟宽仁亲王的大舅子、九州三大财阀之一麻生大财阀当家,麻生太郎可谓含着金汤勺出世。

  麻生太郎出生于二战中的1940年,对于大部分出生于二战的日本民众来说,二战战败到经济腾飞前的这段日子无疑是充满艰难困苦的。但对于麻生,这一切都不存在。在优越环境下娇生惯养的麻生,自幼自傲任性、张扬散漫。他需要上小学时,他父亲就为他单独建了一所小学,名字叫做“麻生小学”,全校有4个人他,以及麻生财阀员工的三名子弟(在中国古代,应该被视为“陪公子读书”)。从小到大,很少有人跟他说“不”,估计更没人敢三番五次问他同一个问题。麻生也养成了缺乏深思熟虑、随口妄言的习惯,同时更加缺乏对民众应有的同情和对外国应有的尊重。麻生因此被评为“出生虽好,教养不佳”,是非常准确的。

  也正是教养不佳,随口妄言,让麻生屡屡在内政外交场合爆出令日本国民哗然,令世界舆论侧目的丑闻了。

  2014年4月,在谈到日美TPP谈判问题时,麻生公开说:“奥巴马根本就没有摆平国内事务的能力。”令在场所有记者为之侧目。连最大最重要的盟友美国的总统都敢喷,麻生还有什么不敢?

  2013年7月,麻生在东京发表演讲时,就修宪问题提及二战前德国纳粹政府的做法说:“德国魏玛宪法不知不觉就发生了变化,在谁都没注意的时候,我们学习这种方式怎么样?”公开鼓吹学习德国纳粹言论马上遭到国内外强烈谴责,要求其辞职的呼声此起彼伏。麻生不得不于3天后宣布收回言论。

  2013年1月,麻生针对老年患者高额医疗费问题发表议论:“快死的人还让他们活着?想想用政府的钱来支付(高额医疗费),这些人应该心虚。希望他们能够快一点死,不这样考虑的话问题无法解决。”如此冷血暴虐的言论自然受到日本国内民众的抗议。以至于有人打趣喜欢看漫画的麻生“看了太多的漫画,智商有所退化”。

  但,我们重温一下麻生对话妄语的历史,就会发现,这次在亚投行问题上辱华以及侮辱中国记者,不但不能用“智力”解释,甚至不能解释成麻生的个人问题。

  2005年11月13日,麻生太郎在鸟取县发表讲演时,再次声称支持时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他狡辩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禁止以国家最高荣誉来祭拜为祖国献出生命的人,对他们表示敬意和感谢是理所当然的事。”半个月之后,《日本经济新闻》又援引麻生的言论称:“世界上还在谈论靖国神社的国家只有中国和韩国,我们完全不必担心日本是否会被孤立或不受欢迎。”

  2006年2月4日,在日本福冈市,身为日本外相的麻生太郎,在谈及日本对中国台湾的殖民教育时,居然声称:“正因为(那时)台湾的教育水平迅速提高、识字率大大提高,台湾今天才能成为教育水平极高的国家,才得以跟上时代的步伐。”此言一出,不仅引起了台湾民众的强烈抗议,更令大部分亚洲国家哗然。

  2006年11月30日,麻生太郎在一次专题讲座上提出要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围堵中国之意表露无遗。此外,他也是“”的积极炒作者,曾说“邻国有十几亿人口,拥有核弹,军费开支连续17年保持两位数增长正在成为相当程度的威胁。”

  加上此次的亚投行风波,我们可以发现,麻生对华妄语的内容,既有传统的爆点靖国神社,更加扩展到台湾问题、、中国军费、包围中国等方面。而从时间上,更是跨越了中国GDP赶上、追平、反超日本的时间段。不能不说,麻生的妄语,实际上反映出这一段历史时期日本高层对中国的焦虑与恐慌。

  中国在经济领域取得的成就已经让日本感到如芒在背,继GDP之后,中国企业在国际500强中的数量也超过了日本。

  与此同时,身陷经济危机的美国提供安全公共产品的能力、意愿在下降。美国政府巨额债务负担、中国快速崛起,让日本等美国的亚洲盟国纷纷质疑美国最终能否保护自己。与此相对应,日本等美国的亚洲盟友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日益提升,导致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亚洲悖论”。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日本的焦躁心态就一发不可收拾。

  麻生对华的一再妄语,正是这种焦躁心态的体现,也是日本社会右转,右翼言论愈发猖獗在高层的回响。只不过在高层是人人心知肚明而不能对外人道,而被麻生这个简单粗暴的“大嘴巴”捅了出来。

  从这个角度上说,中国国力超越并甩离日本的历史正在进行时,日本的焦虑还将一天天扩大,麻生此后再发怎样的怪论妄语,也都是不奇怪的。

  引言:4月3日的记者会上,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在回答凤凰卫视记者李淼关于亚投行问题的提问时,无故出言嘲讽,举止失礼。记者李淼自报家门,却被麻生回以莫名的爆笑;受辱的李淼克制情绪,冷静发问,将日本拒绝加入亚投行这一在野党普遍质疑的议题抛出时,麻生却开始批评中国,顾左右而言他。

  当笔者看到这篇新闻时,一看主角是麻生太郎,脑海中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果然又是他”。

  麻生太郎身为日本高官,在公共场合,无论是外交还是内政问题上胡言乱语已经是有历史的了。

  麻生出生于日本政治世家。曾祖父麻生太吉在明治年间经营煤矿起家,号称“煤矿大王”,最后封爵成为贵族院议员。父亲麻生太贺吉继承祖业,担任麻生商店、麻生矿山和麻生水泥等公司的社长,二战期间强征数万名朝鲜劳工进行生产,战后当选众议员。而麻生的外祖父吉田茂五次担任首相,是日本战后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之一。

  作为前首相吉田茂的外孙、前首相铃木善幸的女婿、天皇堂弟宽仁亲王的大舅子、九州三大财阀之一麻生大财阀当家,麻生太郎可谓含着金汤勺出世。

  麻生太郎出生于二战中的1940年,对于大部分出生于二战的日本民众来说,二战战败到经济腾飞前的这段日子无疑是充满艰难困苦的。但对于麻生,这一切都不存在。在优越环境下娇生惯养的麻生,自幼自傲任性、张扬散漫。他需要上小学时,他父亲就为他单独建了一所小学,名字叫做“麻生小学”,全校有4个人他,以及麻生财阀员工的三名子弟(在中国古代,应该被视为“陪公子读书”)。从小到大,很少有人跟他说“不”,估计更没人敢三番五次问他同一个问题。麻生也养成了缺乏深思熟虑、随口妄言的习惯,同时更加缺乏对民众应有的同情和对外国应有的尊重。麻生因此被评为“出生虽好,教养不佳”,是非常准确的。

  也正是教养不佳,随口妄言,让麻生屡屡在内政外交场合爆出令日本国民哗然,令世界舆论侧目的丑闻了。

  2014年4月,在谈到日美TPP谈判问题时,麻生公开说:“奥巴马根本就没有摆平国内事务的能力。”令在场所有记者为之侧目。连最大最重要的盟友美国的总统都敢喷,麻生还有什么不敢?

  2013年7月,麻生在东京发表演讲时,就修宪问题提及二战前德国纳粹政府的做法说:“德国魏玛宪法不知不觉就发生了变化,在谁都没注意的时候,我们学习这种方式怎么样?”公开鼓吹学习德国纳粹言论马上遭到国内外强烈谴责,要求其辞职的呼声此起彼伏。麻生不得不于3天后宣布收回言论。

  2013年1月,麻生针对老年患者高额医疗费问题发表议论:“快死的人还让他们活着?想想用政府的钱来支付(高额医疗费),这些人应该心虚。希望他们能够快一点死,不这样考虑的话问题无法解决。”如此冷血暴虐的言论自然受到日本国内民众的抗议。以至于有人打趣喜欢看漫画的麻生“看了太多的漫画,智商有所退化”。

  但,我们重温一下麻生对话妄语的历史,就会发现,这次在亚投行问题上辱华以及侮辱中国记者,不但不能用“智力”解释,甚至不能解释成麻生的个人问题。

  2005年11月13日,麻生太郎在鸟取县发表讲演时,再次声称支持时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他狡辩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禁止以国家最高荣誉来祭拜为祖国献出生命的人,对他们表示敬意和感谢是理所当然的事。”半个月之后,《日本经济新闻》又援引麻生的言论称:“世界上还在谈论靖国神社的国家只有中国和韩国,我们完全不必担心日本是否会被孤立或不受欢迎。”

  2006年2月4日,在日本福冈市,身为日本外相的麻生太郎,在谈及日本对中国台湾的殖民教育时,居然声称:“正因为(那时)台湾的教育水平迅速提高、识字率大大提高,台湾今天才能成为教育水平极高的国家,才得以跟上时代的步伐。”此言一出,不仅引起了台湾民众的强烈抗议,更令大部分亚洲国家哗然。

  2006年11月30日,麻生太郎在一次专题讲座上提出要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围堵中国之意表露无遗。此外,他也是“”的积极炒作者,曾说“邻国有十几亿人口,拥有核弹,军费开支连续17年保持两位数增长正在成为相当程度的威胁。”

  加上此次的亚投行风波,我们可以发现,麻生对华妄语的内容,既有传统的爆点靖国神社,更加扩展到台湾问题、、中国军费、包围中国等方面。而从时间上,更是跨越了中国GDP赶上、追平、反超日本的时间段。不能不说,麻生的妄语,实际上反映出这一段历史时期日本高层对中国的焦虑与恐慌。

  中国在经济领域取得的成就已经让日本感到如芒在背,继GDP之后,中国企业在国际500强中的数量也超过了日本。

  与此同时,身陷经济危机的美国提供安全公共产品的能力、意愿在下降。美国政府巨额债务负担、中国快速崛起,让日本等美国的亚洲盟国纷纷质疑美国最终能否保护自己。与此相对应,日本等美国的亚洲盟友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日益提升,导致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亚洲悖论”。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日本的焦躁心态就一发不可收拾。

  麻生对华的一再妄语,正是这种焦躁心态的体现,也是日本社会右转,右翼言论愈发猖獗在高层的回响。只不过在高层是人人心知肚明而不能对外人道,而被麻生这个简单粗暴的“大嘴巴”捅了出来。

  从这个角度上说,中国国力超越并甩离日本的历史正在进行时,日本的焦虑还将一天天扩大,麻生此后再发怎样的怪论妄语,也都是不奇怪的。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位于上海市千年古镇七宝,建筑面积为14181平方米,是中国民族乐器制作规模最大的生产基地。企业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现有员工近千人,国家级中国乐器制作技师数占全国一半以上,历经50多年风雨,如今已是行业的领航者。旗下拥有三家控股子公司以及著名品牌“敦煌”牌。